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教育 / 校园 / 正文

“三好网”何强的制胜法则:死磕服务和界限艺术

2017-04-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77

何强 中国网6月23日讯(记者 冯竹 舒珺)何强的办公室可以用“局促”来形容。除去办公桌椅,剩下的几乎只有一个转身的空间,以至于记者需要努力地用背贴住墙壁才能拍照。 这个办公室服务了一个不久前刚刚得到7500 ...

何强

中国网6月23日讯(记者 冯竹 舒珺)何强的办公室可以用“局促”来形容。除去办公桌椅,剩下的几乎只有一个转身的空间,以至于记者需要努力地用背贴住墙壁才能拍照。

这个办公室服务了一个不久前刚刚得到7500万融资公司的创始人,值得注意的是,7500万的关键词是Pre-A。“有人在行业里轰轰烈烈走得很快,但最后潮水退去的速度也超乎想象”,何强显得非常理智,“经营实际上就是一个加减法的事儿,不能盲目扩张,也不能过于保守。什么时候快?什么时候慢?什么时候整理?什么时候激进?都是比较重要的”,何强穿着一件蓝色短袖和黑色西裤,普通的像个白领族。

违背传统教育“传道授业解惑” 一根筋“死磕”服务

“死磕”这个词一直被何强挂在嘴边。

何强算得上一个明明可以靠颜值却一定要靠实力的人,事实上,他还是一个“老实人”。

两年前,线下基于LBS的教育师资供给极不均衡,老师的劳动价值效率极低,再加上时间成本过高以及复制成本过高等问题,线下教育的投入产出比实在令人堪忧。而线上教学可以规避掉这些没必要的成本输出,因此,何强推开车库咖啡玻璃门的时刻,打开了他互联网教育圈的创业之门。

2014年6月5日,何强发起“三好网”,把线下1对1的教学模式搬到网上,为K12阶段学生提供直播互动学习平台,此时距他拿到7500万融资仅一年半时间。

前期的“三好网”做了很多准备和行业调研,何强在办公室给我们展示他做的各种各样的教育行业调查分析图谱,看得出基础工作十分扎实,但对他而言,“傻傻的坚持”更为可贵。在这个每三个月就出现一波新热潮和概念的时代,许多人都处于持续、快速地转型期,他却带着“三好网”坚持研发技术、做产品、做流量,在熬过了一年多的黑云压城的岁月后,终于拨开乌云见日月,在第一轮“阵线保卫战”中小获成就。

“坚持”往往停留在情怀层面,而何强和“三好网”却是做到了极致。用“对学生往死里好,服务到老师不可抗拒”作为服务理念,在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体现“服务”概念,这都违背了普世价值观中教育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模式。

有一天,郑州有一位学生家长晚上8点钟买课,要求第二天就要上课,然而当时他们家没有网络、连电脑都没有。“三好网”的工作人员连夜坐火车去郑州,带着自己电脑送去给学生暂用,同时帮着客户安装宽带。正是这种让人分不清是噱头还是感动的事迹,让“三好网”迅速扩张了用户资源,迅速从刚开始的34万到如今的单月几千万。何强说,“三好网”有许多的“死忠粉”,这些用户为他带来的成就感,是他14年线下教育生涯中所不能获得的。

在中国这个面临着整体转型的社会,高考几乎是基层百姓通往另一个人生维度的窄门。而今的小城或农村的人并非不具备消费能力,只苦于没有直通天梯的消费通道。“三好网”为全中国的人提供了这样一个通道,让教育可以在线实时传输,让边远地区的学生也听得到教育发达城市教师的课程。“当甘肃的孩子和家长远程表达的谢意和信息表达给北京的老师,这位老师的激动是超乎正常情感的”,何强在跟记者“显摆”超越生意逻辑的生意经时说。

“三好”有三好,硬件、流量、服务好。

念念生意经 从“重”到“轻”的转型剥掉了一层皮

每一个社会及商业阶段都会有一个常态及发展趋势,互联网教育也不外如是,“互联网+”提出之前的常态是千万企业需要转型升级的大背景,后面的发展趋势则是大量“互联网+”模式的爆发以及传统企业的“破与立”。

也许是出于自信,也许是出于对行业深度思考后的焦虑,何强认为,线上1对1教育到今天没有人互为对手,因为线上的竞客们一样,大家都太小了。他们的共同对手在线下和用户消费习惯的破与立。

在最初创业的几个月,何强也把“三好网”做的很“重”,开了数家线下体验店,计划用户体验认可之后再导流至线上付费。事实上,他们严重低估了用户对网络的认知速度。“其实00后天生具备与屏幕对话的能力”,为此,何强创造了一个词叫“屏幕社交”,何强在谈到“屏幕社交”的一代时似乎很兴奋,他滔滔不绝道,“对于屏幕的原住民,他们更愿意在屏幕上与远方的人自由的沟通,这是屏幕社交给这个社会带来的巨大改变”。

因此,对何强迎来了对他个人来说极痛苦的转型期,他关闭了那些线下体验店,体验店太“重”了。由此,何强得出一个结论,互联网世界里需用互联网法则办事,在不牺牲体验的情况下,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更新换代首先应该体现在效率上。

教育通过互联网改造后,教师、学生和家长的时间和空间效率几何倍的提升,付费率也由此提升了。因此,在记者看来,“让教育回归家庭”不只是一句口号,更是一种初衷。

痛苦的不止是思想上的转型。在“三好网”建立之初,要面临技术上的屏障。网络直播对技术要求极高,断线是最令人深恶痛绝的事情。创业初期的设备不稳定,怎么办呢?每到下午4点,员工就提前到用户楼下附近蹲点,一旦出现断线问题立刻拎着稻香村的“京八件”上楼,一边道歉,一边解决技术上的问题。这类似于“道德绑架”的同理性认知“收买”了一个又一个家长,最终通过死磕服务和独立老师优秀的内容输出让用户都变成了他们的“脑残粉”,“最后用户都不好意思提退费”!

“脑残粉”不止用户这一边,不得不提到“三好网”的C2B2C的商业模式,另外一个C就是经受过严格考验筛选的独立教师们,这些独立教师可以高效率的以“无可抵挡”的服务质量服务近10倍数字的学生。面对记者的质疑,何强又从兜里掏出另一法宝:“教师帮俱乐部”。

记者注意到,“教师帮”这个线上矩阵几乎收纳了近40万的独立教师。帮教师们办社保、做维权、组织各种公益活动都不在话下,更不用提在各地组织教研活动。这也是老实人何强的不二策略,真心换真心,换来了创业初期大批量的入驻教师。除却“教师帮”,还有众多其他类型的自媒体账号,大约集结了1000万自媒体粉丝。在粉丝经济盛行的今天,这1000多万粉丝将创造多大的收益,无法想象。

资本游戏向“三好”招手 资本背后的深层忧虑

2014年6月5日到今天团队接近300人,从上线1个月的34万到今天的几千万,一个互联网教育新星已开始燃烧。目前,“三好网”的注册学生数量过15万人,交易付费用户过万,续费率超过90%,“三好网”业已获得亦庄互联基金领头,沃衍资本、金百朋和天使投资方磐谷资本跟投的7500万Pre-A轮融资。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来看,盈利是必然的,“三好”迅速扩张也是必然的。这些数字掷地有声地向互联网教育只能烧钱不能盈利的说法敬了队礼。

在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下,教育资源的不平衡,中高考等选拔性考试和择校、分班需求基本属于刚性需求,同时,2008年奥运宝宝热潮以及全面二胎政策使得K12教育即将迎来连续12年的人口红利期,处于K12教育阶段的人口高达1.8亿,预计2020年达到2.12亿。

当80、90后逐渐成为学生家长的主流人群,他们对K12教育的重视程度远超上一代学生家长。再加上资本大量流入教育产业,在K12教育这样的千亿金矿面前,K12教育课外辅导的触网性越来越大,就连BAT也不例外,高调布局着互联网教育,企业之间的并购和整合仍在继续,整个市场处于商业模式探索期。

“今天的互联网创业环境下,融资是给企业寻找安全边界”,在谈到资本游戏时,何强谦虚地说,“三好目前也在做一些横向的布局”。对于“三好网”而言,传输、硬件、系统建设都是自己的,虽然前期投入很多,但后期可发挥的空间也更大。三好的定位一直是在线教育1对1,这让他们的工作开展变得极有方向性。“直播、个性化、教学系统、刚需、自流量、我们都有了”,何强依然在强调“界限”的艺术,“这条路上毫无疑问就是先一步如何走的正确,就是节奏的控制和把握”。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777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2001-2018 中文化网 http://www.zhongwh.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4公安网备